相思寄于山海
 


“…重要的人?”

“嗯嗯。”

“阿特。”完全没有拖泥带水的回答。

“……不是啦老师,在日本的。”

金发女人埋头于成堆的书籍,回答依旧不带一丝犹豫:“贝拉。”

那是日本人的名字吗…桃乐茜推了下眼镜。已经两年了她依旧弄不懂这个在学院有着“狮心王女”的称号的人,比如——她悄悄看向女人随身带着的书籍。若是没有记错的话,每一本都绘着一个极漂亮的,像是牡丹或者别的什么花的精致图案。

那实在不像她的手笔。在年幼少女的眼里,能代表老师的就是红茶与蔷薇,还有破坏性极强的阵法。

于是她开口:“…只有那位贝拉小姐吗?”

伊丽莎白抬起头,有些奇怪地看着这个从威尼斯带回来的小姑娘。打进入学院起就有人好奇于她将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旅行,由此衍生出的种种说法——譬如心爱之人之类的啦,这样的东西她也听说过。不过每次第一次出来辟谣的永远是人前风度翩翩的英国绅士所以不必担心。

只是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学生会拐着弯来打听。

“还有啊——”金发女人恶质地笑起来,“不过最多算半个。”

这算什么发言啊!小姑娘鼓起面颊,顺手从包里抽出一本书盖在脸上。

“欸……?”

桃乐茜一个鲤鱼打挺翻起来,两页书页中间夹着薄薄一张纸,上面打着火漆印,是与记忆中相同的花朵纹样,其下则是无比熟悉的花体字。

「midare」

*

对于伊丽莎来说,她自认特处员的生活可有可无,因为那不过是延长了她在日本居住的时间也推迟了她出发的时间。在她心里永远是哥哥第一贝拉第二姐姐第三,甚至收了学生也不过是出于她「想培养一个从衣着到气质都合乎心意的学生」的恶趣味。

但是真的是可有可无吗。

谁知道呢。

顺带她的性格倒是可以确认一年比一年恶劣了……

 
评论
热度(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