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寄于山海
 

*死于夏日

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写完(



少年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站在一片废墟,夺目火光映入他蓝色的瞳孔。身边不断有穿着制服的人踩过碎石,穿过这些行将被毁灭或者拯救的破碎冲入面前的滔天火海。他有太多不了解——譬如这里是哪他在干嘛为什么他在这儿,不过那些于此刻都是清一色无关紧要。火苗舔舐木材的声音混着或高或低的吟唱与爆破声灌进耳内,他不自觉后退一步。而后听见一个稚嫩又熟悉的声音。


——恩,恩。已经到达——五分钟后开始搜索——除了那个吗?……了解。


少女裹了袭黑色披风,肩上授章连着细链闪着细碎光亮。她放下终端,而后十分熟练地踢开前行路上的细碎石块。少年听见自己过于剧烈的心跳声音——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完全不可思议,她为什么在这儿,为什么是这种姿态?没有必要询问,因为他的声音无法被听见。他看着少女周身开始有魔力萦绕,再熟悉不过的法阵于背后升起。

“ initium.(启动)” 

少年看见她眼里的平静与凛然。

“——Hic enim evanescet(于此消失吧)”




*




东京的夏天热得糟心。





*

“好冷欸…”

传送术式结束的瞬间,来自奈良的少女本能地打了个哆嗦,她拧起眉抱住双臂打量着这间几乎没有光源的屋子——灰蓝色的布艺窗帘覆盖住偌大的落地窗,木制家具搭配着浅色的柔软坐垫,地板上的白色羊毛地毯让她有种身处云端的错觉。整个屋子格外昏暗,若不是从窗帘缝隙间漏出的丁点日光与墙上古典钟指向十的时针,怕是不会有人将上午十点与这屋内的时间联系起来。

“骨喰……”安藤白野面上流露出不解的神色。明明已经确认过拜访时间,现在这里却一个人也没有。


“你好呀,安藤小姐,还有骨喰哥。”

一把极好听的声音冷不丁响起,金发少年端着托盘从厨房的位置走出来。将托盘内的点心与白瓷茶具一道摆在桌上,乱藤四郎摆出极无害的笑脸:“对不起呀,明明已经确认过了时间,伊丽莎却昨天半夜才收工休息。安藤小姐,能先喝杯红茶稍等一会儿吗?”

“没关系呀,谢谢乱君了~”依旧是能飘花的语气,接过少年递来的红茶,目送他转身进到一个房间内。安藤白野放低了声音:“呐骨喰……”

“没关系的。”少年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


说是没关系……白野稍微鼓起脸颊。刚放假的时候,因为抽到了京都一家游乐园的门票的缘故,她和骨喰打算好好玩上一天,却在游乐园内的甜食店中碰见了来自另一块大陆的特处员少女与同为付丧神本灵的乱藤四郎。一番简单的交流后,少女端详了她片刻,随即拿出一颗泛着深红光泽的宝石。


——这个是传送用的,姑且算是炼金术的产物。请收下吧,安藤小姐。

显而易见的公式化笑容。

——如果需要拜访我,请使用这个……没关系,将灵力注入就好。



安藤白野将右手摊开,掌心里的宝石已经没了使用前的光泽。 

“炼金术……感觉很神奇呐~”


“定向传送算是比较简单的,原来在炼金课上没少刻入过这类术式。” 一身洋装的少女从房间里走出来,墨绿裙摆上印着矢羽纹与椿花风车,金发高高扎成一束:“又见面了呢,安藤小姐。您能够前来,我不胜荣幸。 ”

虽然从作风打扮无疑都是那位,但是——安藤白野愣愣地看着面前只有十二三岁模样的女孩子——简直就像是缩水了一样。好一会来自关西的女孩子才找回声音:“伊,伊丽莎白小姐?!”

“是本人呀。”


 
评论
热度(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