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寄于山海
 

赞美诗

*还是瞎写
哪天补完算哪天的

特蕾莎很长一段时间搞不懂苏在想什么。

天川计划问世那会儿举世瞩目,舆论猜疑通通袭向理想主义的产物。特蕾莎听到消息那会,一口奶茶卡在嗓子眼差点儿没命,她把布丁咽下去,回想亚麻发女性一言一行,得出来干巴巴一个结论:确实是苏能做出来的。说实话,她十分且不止一次想把苏的脑壳撬开,看看里面装着什么,使一个前途光明的医学生,一个涉世未深的富家千金敢于重新涂写世间法则。很有气魄又很无谋。
神明赐下礼物,注定罗兹瓦尔德家的末女要早早看完万人心路,在不该忧愁的年龄忧愁,并提早学会否定一厢情愿的梦。一双好眼睛决定很多东西,譬如人的思考方式。银发姑娘早早远离做梦一词,不看言情小说不喝心灵鸡汤,占据泼洒阳光的位置扣书——硬装书壳给人安心与信赖,相对地给两条纤细手臂十足重力,A4纸大小砖头厚度砌出无形堡垒,划出足够她度日的安稳区域。很久很久后她思考,自己当年看书姿势大概不对——古典文字里拉伸蜿蜒岁月,梦境的废墟发出共鸣,造就冷漠随性一针见血的为人之道。观看与体会总是不一样的,她清楚意识自己的认知轨道与常世形成偏差,总有一天,当内心与大脑分歧到界限,她就只剩茕茕前行一条路。
而苏是与她对立的一类。有血有肉,一颗心脏在胸腔鲜活跳动,追随理想而活——干净无暇的一类人。世事注定她们考进一所大学,并各自大放光彩。那年头她对苏的印象脱不开不苟言笑:认真学习的一个人,不参加社团也鲜少出席各项活动,生活单调乏味令人叹息。她想大好青春干嘛要泡图书馆,于是拽着栗发少年参加辩论,辩论稿洋洋洒洒字字见血,映出少女很愉悦的笑来。她有才华,太有才华。神明克扣感情,将其倾注于另一方面,浇灌出一个情感残缺的特蕾莎。
后来很偶然,两人成为朋友,见面怼的那种。特蕾莎多少惶然,她想自己推心置腹的朋友多少年只一个罗德,此刻突然闯进来一个面瘫要如何是好。罗德里特了解并包容她,尊重她制作出来悠悠然的伪装,准确找到她内心那点儿几乎无用的脆弱和柔软,且反身守护那些东西。这让她受用又感激,心道这是一辈子的朋友——这想法真切,她很多年不曾想过下面到底埋着什么。苏不一样,固执如同铠甲包裹她,内里因经年累月少与人交流,又是单纯白纸一张。她很少接触这类人,十分理解不来这么活的原理,又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这种人的共有理想性和悲剧性,前者熠熠生辉后者令人心醉。她心想这姑娘迟早悲剧,要为着理想承受天大压力,咽下血与泪与世间万般心酸,焦头烂额跟着那点儿光芒奔跑——不过如果是她的话,说不能抓住那缕光。这想法吓她一跳,随之将其归结于刚刚看了部烂片所以脑袋不太好使,却又觉得说不定真的可以。
那个理想主义的姑娘,说不定真的能做到。
实践证明第六感这东西还是有的。长久沉寂换来天川计划这么个大新闻,特蕾莎由衷觉得很值,值搞事狂魔苏同学这大好光阴。苏和她谈起计划,间着来游说她,从月见到巴黎,越洋电话贵得要命。苏说不急一时。天川计划是理想具现化,你参不参加,拿个主意就好,要慎重。特蕾莎拿指甲在桌面敲敲敲,心道你怎么就笃定,用一副我会去的口吻讲话。理想具现化这东西我深知其易碎性,不讨论这些很久,不然不至于把自己固定在学校里,借着学业寻一个容身之地。
她继续敲敲敲,敲一会停下来,问苏:契机是什么?
苏答:是阙空。
特蕾莎:……哦。
她思索一会阙家少爷如何同这远大理想扯上关系,随后想起来他变作止水埋没世间,连带同苏的婚事告吹。挺好的,真挺好的。她不谈恋爱不懂失恋之痛,只看那位不顺眼好久,知晓他心中那些盘算。这人坏得不彻底但没有原谅的理由,且她也不乐意原谅,假若真和苏走到一起不见得有多好。
这么一想又心情好起来——天道好轮回,到底谁渣谁,明晃晃人渣成为苏前行动力,给她以一个观察人类的新平台。可她还不乐意陪着苏一起疯。路易莎有言:现下偏见存在一天,我呕心沥血的伟大理论就没法付诸实践。伟大理论即指能力进一步开发与控制。特蕾莎读研究生,摊上一整个充斥怪才的研究组,验证同类相吸著名原理。维拉特家黑道起来,那不勒斯的风土塑造路易莎毫无拘束的人生观,天生带一种敢于冒险的殉道者气质。黑道大小姐漫不经心提出这个观点,呼声意外很高。
天川计划若能扭转长久以来的偏见,无疑给一众怪才制作一个完美舞台。这么一想似乎这个计划很好,应给予精神与物质(后者暂时给不了)的双重支持。可总归不一样,特蕾莎左思右想,认为不能把这二者挂等号——苏试图改变既定规则,具现出一个造福万民的天川计划。而她们一群人,从最开始讨论这么一个可能性时,便没人想过如何去拿它给予谁幸福,纯粹为了满足自身求知欲。
她们这一群,谁都担不起一句好人。
于是她很沉着很冷静答复苏: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去不去。面瘫医学士科科笑两声掐了电话。
特蕾莎心道还好人不在附近不然抄起刀就能来查水表。理论上这时应该答应,或选择很委婉拒绝。银发姑娘叹口气,真切知道自己在迷茫,是否应该怀抱其他目的参与进去。
时光一晃而过,特蕾莎拿到博士学位,继续读下去未尝不可,但她就是记挂着苏搞出来的那个大新闻。

 
评论(1)
热度(8)
  1. 你的绯织宅急送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诗与砂
    忘记转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