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寄于山海
 

《【普洪】Dream her dream》

太美好了(捂心口

漆染礼赞:

嘤嘤嘤,太美好了,如梦似幻的那种好,又甜又可爱的,太好了!!!


-脱氧核糖核酸-:



完全不是当初说好的故事




写给英俊的墓总 @漆染礼赞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又为保护埃德尔斯坦少爷美丽的玫瑰园战斗了整整一个下午。等她醒来时,夜莺唱着北斗星的童谣,只在夜晚开放的花朵铺满天幕,花瓣如水晶般闪闪发亮。








糟糕了!她匆匆爬起,顾不得把围裙抹平,抄起平底锅跑进房子里。餐厅传来萨赫蛋糕和苹果卷的甜味,费里西安诺坐在高脚凳上,举着银勺子搅拌丸子汤,罗德里赫和十指下的黑白琴键一同投来诧异的询问:伊莎,你头顶上的小玩意是什么呀?








伊丽莎白抬起手,一下子按到了一个软绵绵又硬邦邦的东西。一个巴掌大小两头身的基尔伯特挥舞着英格兰宽刃剑冲她嚷嚷:喂伊莎!本大爷饿了,想吃肉肠色拉和马铃薯豆子汤!








伊丽莎白不顾小人儿的反对,把他从头顶上拽下来,捧在手心里威胁:再吵我就把你丢下来。她从柜箱里翻找出费里小时候用过的过家家玩具,小床小桌子小沙发,罗德里赫提供了一套精美的瓷餐具,小小的碟子只有伊丽莎白的指甲盖大小,上面画了彩色的天竺葵,刀子和叉子柄部有波浪纹案。基尔伯特得意洋洋地坐在小椅子上边咀嚼边含糊不清地说话:吃饱了才有力气去和讨厌的梦魇战斗呀!伊莎,再给我添一点煎甜饼!








小人儿娇小可爱,伊丽莎白担心他的肚皮被火腿和苹果酥撑破,只愿意再切一点法兰克福肠给他;基尔伯特对此十分不满,他双手撑腰跳起来反驳:本大爷饿坏了!感觉还能再吃两头猪!








按你现在这个样子只会被猪吃掉。伊丽莎白用食指和大拇指轻而易举地夹起基尔伯特的衣领子,将他整个人提起来,放到铺好了的床铺上。她从口袋里掏出棉麻手帕盖在基尔伯特身上,给他掖好“被角”,吹灭一旁的蜡烛,轻声道晚安。两头身的小东西愤怒地推开伊莎在自己脸上戳戳的手指,语气严肃而认真:女士,随便戳一位高贵骑士的脸是非常不礼貌的。圆圆的脸颊配上红红的耳廓和肉乎乎的小胳膊小腿,让伊丽莎白忍不住放声大笑。她眯着眼睛嘴角弯弯,俯下身子,嘴唇轻柔地贴了贴小基尔伯特的银发,我知道啦,骑士基尔伯特,现在你可以安心入睡了吗?








夜莺的歌声停止时,伊丽莎白才用围裙擦着手,疲惫地轻手轻脚翻上床;费里和罗维诺已经睡了,她沾到枕头便沉入黑甜乡,梦里有大片玫瑰花园,花蕊里的精灵唱着小夜曲,音符蹦蹦跳跳地在风里拍打透明翅膀,她坐在白色秋千架下摇晃小腿,吃着焦糖奶油布丁。突然有一阵大风吹得她荷叶边的裙摆不住掀起,伊丽莎白从梦里醒来,旁边的孩子们皱着眉头翻身,露出一截白白的肉乎乎的胳膊。伊丽莎白把被子拉上来盖好。不知道小基尔的被子有没有盖好呢?她悄无声息地下了床,从窗户里流淌进大房子的月光下,匈牙利女孩的影子扭曲出阴森城堡的形状,勇敢的战士也不禁打了个寒颤,双手抱住自己:夜晚太冷了,伊丽莎白只穿了一件单裙,蕾丝边的褶子撩着小腿,她轻轻推开门,小床上却不见基尔伯特的身影——基尔伯特?伊丽莎白尝试着低声呼唤:基尔伯特?基尔?你在哪里——








伊丽莎白踩着溪水般清澈清凉的月光,急匆匆地四处张望。她点起蜡烛朝周围照去,担心小家伙被老鼠或者乌鸦叼走了。然后窗台上传来金属碰撞声,伊丽莎白急忙放下烛台,提着裙子跑去,透过乳白色流苏她看到一个敏捷的身影,骑士身上的铠甲银光流淌,仿佛是诸神时代的月光锻造而成,湖中仙女用眼泪滴到锋利的剑刃之上。基尔伯特抿着嘴唇,剑法优雅又狠利,扎得对面黑乎乎的东西哀哀直叫;他灵巧地闪过黑色物体尖锐的指甲,精准斩下它的手臂,然后黑色物体化为一堆灰烬消失在空中,基尔伯特抹掉额头上的汗水,得意洋洋地自言自语:让你跑到伊莎的梦里面捣乱。梦魇真讨厌,他把剑收回鞘中,打了个哈欠:啊——困死了,每天都要做这么麻烦的工作,伊丽莎白还不给我吃炖牛肉......体力完全跟不上啊!真是太讨厌了,哼,明天我要把涂满巧克力酱的面包片全部吃掉......








发现了秘密的伊丽莎白目送骑士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黑暗中,才小心翼翼地小跑回房间,赶紧钻进梦幻的怀抱中。梦中的花园中央盛开了大片大片的矢车菊,曼陀铃与小提琴吟诵着美妙的春天夜晚,伊丽莎白坐在河堤之上,眺望着碎银漂浮的河水汩汩流淌,波光粼粼;身穿银色铠甲的骑士牵着黑白马走来,他的头发和月光一样银白明亮,他的眼睛和剑柄上的红宝石一样珍贵美丽,他嘴角上翘,懒洋洋地给伊丽莎白递来一块杏仁糖:姑且祝你拥有一个和杏仁糖一样甜蜜的梦吧。








伊莎姐姐,你在想什么?








伊丽莎白从昨夜的甜蜜中回过神来,她弯下腰亲亲小费里的脸颊,笑着回答:姐姐在想,要不要给赶走了梦魇的骑士烤一份果脯蛋糕。








赶走梦魇的骑士?








是呀,是一位了不起的骑士哟。伊丽莎白往碟子里加了满满一勺巧克力酱,摸摸困惑的费里西安诺的小脑袋。基尔伯特不满的嚷嚷从屋子里传来:喂伊莎!早餐在哪里呀,本大爷要饿死了!








再吵闹我就把你的早餐拿去喂老鼠。她心情很好地朝基尔伯特喊道,将手背到身后,裙摆将面包片、烤肉和卷饼藏起来,就像藏起了一个甜美的梦、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END-










 
评论
热度(31)
  1. 墓英俊 转载了此文字
    太美好了(捂心口
  2. 墓英俊-脱氧核糖核酸- 转载了此文字
    嘤嘤嘤,太美好了,如梦似幻的那种好,又甜又可爱的,太好了!!!
© /Powered by LOFTER